紫桑⭕

不知道写啥

咕哒君×梅菲斯特(!)

Cp猎奇,文风更猎奇,不适请立刻点叉
抽到6个梅菲斯特,我爱他,他也爱我,(原著中他确实是弯的)可是我想要输出

       咕哒君不会喝酒,这是迦勒底不争的事实,此时他却有些郁闷地坐在my room的板床上,一杯接着一杯地喝“闷酒”,究竟为什么,还是得从两周前说起。

       两周之前,少年作为第48位御主适任者卷入了迦勒底的任务当中,特异点F攻略成功,开放了“中意从者”功能,本以为可以解锁特(哲学)殊事件,说白了还是更换看板娘嘛!“哎,真是的……”咕哒君不满地轻声嘟囔,瓶中的红酒依然在流,显然出自某位caster的手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caster!来我这边!”咕哒君应该庆幸于他的非洲血统,倘若放在金色的Archer身上,大概呼啸而来的宝具会将他戳成筛子。“哎呀哎呀,master又有什么事呢?”(请自行脑补子安声线)“过来,自己的魔术可以自己消除的吧。”疑问句却用了陈述的语气,很明显少年并不想继续夜晚的“酒宴”,梅菲斯特难得没有回应,自顾自接过master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,同样贴着床沿坐下。咕哒君甚至感觉到床垫有一瞬间的下陷,他顺势把自己脱力似地摔到双人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酒壮怂人胆,后脑勺刚接触到床板,咕哒君便不分三七二十一地开始数落,与其说咕哒君的语句是数落,倒不如说是无奈的抱怨,断断续续的词汇飘入caster耳中:“啊啊真是的……明明是……caster职阶……为什么会这么高啊……而且还有肌肉……好烦……我……怎么……”少年的话语越来越轻,几乎是小声地嗫嚅,听不真切。梅菲斯特被大胆的发言所逗乐了,配上他那夸张的妆容,歇斯底里地爆发出刺耳的大笑(如图------>😂),咕哒君受到了无情的嘲笑,手背的令咒亮起红光-----“你很吵啊,caster!要我把你换成棱镜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若放在以往他清醒时,断然不敢对从者有所怨言,更别提第一次召唤的英灵是个如此古怪的恶魔,但现在少年已经彻底醉了,大概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语言是多么荒唐可笑,自然也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。之所以要这样说,是因为咕哒君自打抱怨起,手中便握着一把卷曲的玫红色发丝把玩,绕在手指上,又放松下来,柔软而带有些许体温的发,恍惚间使他联想到迦勒底的那只白色的小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不由自主地将他拉向自己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end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Lof上已经有一些咕哒子和小梅的文了,可我还是想说-----原著小梅是弯的……

而且本来end之前可以开车,如果有要看的可以告诉我,我尽力写个番外篇吧

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13)